龙头相继关停 共享衣橱行业迅速退潮

  • 来源:金陵晚报
  • 时间:2021-07-13 15:23:11

两三年前,“10元穿大牌”、“每天穿新衣”等宣传语频现南京街头,爱美的姑娘们也热衷于在社交平台分享租衣经验。随着7月9日衣二三宣布关停,当初主打共享衣橱概念的三大头部平台,仅剩一家还在正常运营。对此,知名鞋服评论员马岗对记者直言,共享衣橱“听起来很好,看起来也不错,但做起来很难”。

引发“回忆杀”

7月9日,共享衣橱企业衣二三发布公告,称因业务调整,衣二三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衣二三APP及相关小程序、网页版均停止运营,衣二三合法收集的相关信息将依国家法律法规进行删除。

资料显示,衣二三创立于2015年1月13日,主要为女性提供时装租赁服务,凭借可配送至全国各地和无缝换衣等多项服务,一度受到不少女性消费者的喜爱。这也使得它在2017年、2018年连续获得来自阿里巴巴的两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数亿美元,曾跃升为独角兽。

衣二三的关停,也让一帮南京姑娘唏嘘不已。许静(化名)告诉记者,她曾经是衣二三的用户,只要打开APP,“百万单品等你来搜”的字样配合下方琳琅满目的服饰图片,让人心动不已。她回忆,早期衣二三的首月体验价是299元,每位用户每月最多有20多件衣服可以替换穿,而且绝大多数的衣服可以在下单的次日送达,同时提供包邮、包清洗服务。此外,如果用户觉得这衣服合适的话,还可以直接买下来。而根据媒体报道,衣二三平台收入75%来自会员费,剩下的则来自用户购衣收入。

许静直言,“想换就换”的卖点特别容易戳中手头不算宽裕,又想进行多种穿衣尝试的爱美人士。“出去玩的时候,想要度假风的衣服;比较正式的场合,又需要一定档次的礼服。这些风格没办法全部配齐,共享衣橱刚好满足了各种需求”,她透露,共享衣橱最火的时候,她和小姐妹们热衷于在不少社交平台讨论共享衣橱的使用经验,其中衣二三、女神派和托特衣箱是公认的三大头部品牌。

行业迅速退潮

那么,共享衣橱又是如何卸下头顶光环,走向黯淡?

据了解,在经过早期的低价吸引人气后,衣二三将会员费涨到了499元。费用攀高,公司的服务却在缩水。2018年,有媒体曝光衣二三单方面修改租借协议的内容,早期用于做卖点的“无缝换衣”“会员特权”等特性更是直接消失。例如平台将原来收到后24小时内退回旧衣箱的规则改为“下单后24小时内”,这相当于平白多了一个等待快递的空白期,导致衣二三出现了大规模的用户退潮。

许静也证实,当时衣二三表示“因为旧规则成本太高导致无法盈利”,而一旦费用提高,用户对公司的服务标准也会水涨船高。身边有一些小姐妹受她影响,也成为衣二三的会员,就会吐槽虽然共享衣橱宣传经过了多少道清洗消毒工序,但还是感觉“衣物不干净”,有些售后问题也得不到平台的及时处理。

她向记者透露,起初的新鲜劲过后,“你会发现,平台上一些高品质的轻奢衣服很难借到,衣服的上新频率也肉眼可见地下滑。”2019年后,许静在衣二三上租借衣服的次数大幅减少,直至彻底淡出。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女神派成立,共享衣橱正式在中国拉开序幕。最疯狂的时候,2015年国内一共推出12家共享衣橱项目,但大多数都没有撑过一年,包括魔法衣橱、多啦衣梦、有衣、爱美无忧等平台相继停止运营。

作为首家共享衣橱平台,女神派也不乐观。2018年开始,女神派开始遭遇大规模用户投诉。2019年市场已经传出风声,“女神派已经没有钱了”,最近两年多女神派更是基本销声匿迹,处于“查无此人”。

仅剩“独角戏”

几年前,共享衣橱市场风生水起之际,知名鞋服评论员马岗就曾表示,共享衣橱这个业务属于新细分市场,还处在业务模式的探索阶段,行业缺乏领导企业,导致市场秩序和规则难以建立。在其看来,身处这个行业,企业试错成本较高,运营难度较大,对创业团队的意志、对市场机遇的分析和快速调整有很高的要求。

“如今来看,共享衣橱没有走出来。共享衣橱听起来很好,看起来也不错,但做起来很难。”昨日,马岗对记者称,衣服的潮流度、时尚度相当高,留给共享的市场空间本身就不大。如果平台仅是做低频的商务类、婚庆类需求,受本地化服务的影响实则很难规模化,这也是现阶段共享衣服龙头企业相继离退、难以做大做强的重要原因。

值得一提的是,共享衣橱前期需要在服装选购、分拣、清洗维护、仓储运输、客户服务等方面投入大量的成本,后期还需要花不少的钱去维护衣物,导致成本高昂。一旦资本退潮,头部企业也是“无钱可烧”。

据了解,当初主打共享衣橱概念的三大头部平台,目前仅剩托特衣箱还在正常运营。尽管托特衣箱没有发布任何融资信息,但资料显示,托特衣箱的创始人邓敬来是百丽国际创始人邓耀之子,有着深厚的服装资源和金融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