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玩行业迎直播风口 假货仍是文玩电商交易最大“拦路虎”

  • 来源:中国商报网
  • 时间:2021-06-30 14:14:30

随着互联网电商行业走向繁荣,文玩电商也发展得风生水起,尤其是直播带货的崛起给其发展插上了翅膀。但假货仍然是文玩电商交易的最大“拦路虎”,相关鉴别服务亟待完善。

市场前景广阔

小众的文玩市场近年来关注度越来越高。胡润研究院数据显示,目前文玩市场投资规模接近万亿元大关,未来十年有望突破6万亿元。市场规模逐渐增大,相应的鉴定企业也开始增多。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3.1万家鉴宝相关企业,其中85%为有限责任公司。以工商登记为准,近五年鉴宝相关企业在持续增长,其中2020年新增超过1.4万家,同比上涨285%,年增速高达97%,为历史最高。

而文玩电商平台的出现和直播经济的崛起,让文玩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春天”。

数据显示,2016年到2020年,我国文玩电商市场保持高速增长,规模由69.3亿元增至900亿元,年复合增速高达89.84%。2020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国文玩电商行业市场交易规模比2019年增加了362.5亿元,同比增长67.4%。

我国文玩电商用户规模也呈“阶梯式”上升趋势,从2020年1月的394.4万人增加到2021年1月的1087.6万人,整体规模突破1000万大关。

对文玩电商而言,如今直播成为了流量的重要抓手。在各大直播平台,一些文玩卖家日销售额达到几十万元,一场直播观看人数达到几十万甚至过百万。

热闹的线上文玩生意也吸引了资本入局。2016年,文玩电商平台微拍堂获得德同资本、腾讯投资的融资;2020年11月,同类平台玩物得志完成了8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文玩市场发展迎来“春天”,但文玩行业存在三个“非标”——商品非标、服务非标、用户画像非标,这导致电商平台在教育市场的初期将耗费昂贵的成本,用户很容易流失。

迎直播风口

文玩是典型的依赖圈层和内容驱动的品类,就算是大型线上平台,也很难做到为各种各样的非标品提供精准化服务,流量输送给单品也会付出昂贵的成本,因此存在针对垂直人群的个性化服务机会。

直播带货给文玩这类非标品创造了全新的交易空间。相比静态图文,卖家在直播间里可以展示商品的更多细节,买家也可以更清晰地看到商品,双方的互动也更加多元。

据了解,直播也是文玩电商平台的重要营收来源。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各大古玩城和旧货交易市场纷纷关门,直播卖货更是成为了文玩行业的救命出口。

但值得注意的是,直播间里的套路也是防不胜防。如商家在直播间展示产品的时候,会找人捧哏,夸大产品的品质,抬高商品的价格。

此外,早期流行在原产地直播的时候,许多卖家在尼泊尔直播卖货,一个念珠只要几十元,一天能卖3000个。但实际上有些珠子品质低劣,卖家打着产地直销、没有中间商的幌子吸引贪图便宜的买家。

退货也是一大难题。虽然文玩交易平台上线了“七天无理由退换货”服务,看似在售后方面有了一定保障,但实际上该服务发挥的作用有限,商家为了防止买家退货,想出了各种技巧。在直播间售出产品后,商家会迅速以肯定句的形式告诉买家,“给你打孔了啊”。买家往往来不及反应,产品就已经被打孔了。

打孔之后,产品就变成了定制加工产品。等到买家拿到货,发现货不对板,想退货的时候,就会收到这样的提示:“根据平台规定,定制加工产品不退不换。”

鉴别服务待完善

尽管古玩市场从线下搬到了电商平台,但假货仍然是文玩交易的一大痛点。在投诉平台上,有人表示买的核桃上被涂了一层银漆粉,有人花5000元买到假和田羊脂玉退不了货。

一方面,许多人缺乏专业知识,要辨别手中文玩的真假并非易事;另一方面,对消费者而言专业的鉴定渠道往往接触无门,周围也缺乏可以给出鉴定意见的专业人士,手中的藏品无法“去伪存真”。

针对这类问题,平台也在积极做出调改。以玩物得志App为例,其对于成交不卖、虚假发货、假货、描述不符、违禁品、类目错放等违规行为零容忍。

据悉,玩物得志App首创玩物鉴别服务,打造“先鉴别,后发货”的全新保真购物流程服务。通过平台担保交易、自建仓储物流、专家“线上+线下”多重鉴别等一系列服务,试图化解悬而未决的行业难题。

同时,一些文玩电商平台还与国家首饰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中国检验认证集团进行战略合作,共同探讨全链路的升级玩物鉴别服务,包括延伸鉴别类目、新增技术检测、完善消费体验等多方面。

随着文玩电商的发展不断完善,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未来我国文玩电商行业将以文玩交易为核心,不断拓展业务边界,形成“交易+鉴定+社区+文化输出”为一体的复合型平台。

值得关注的是,有调查数据显示,Z世代对文化商品感兴趣的比例高达58.6%。如何向年轻化方向发展,将“盘玩”和“潮玩”更好地融合,是文玩电商面临的共同课题。(记者 陈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