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道再添新玩家 fudi叫板山姆能否玩转仓储会员制

  • 来源:北京商报
  • 时间:2021-05-21 09:58:45

仓储会员制商店的赛道上多了一家北京本土零售企业。5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一家名为“fudi”的仓储式会员店近期在北京东三环南磨房地区开业,与山姆“神似”。仓储式会员店,极为考验背后的供应链搭建程度、资本能力以及整体开店水平。只有单店的“fudi”是否有存在感还是未知数,新人将在会员黏性、商品管理等方面迎接挑战。

赵驰/摄

付费制会员店fudi在北京东三环南磨坊地区开业,与山姆“神似”。

赛道再添新玩家

付费制会员店赛道再添新玩家。一家名为“fudi”的仓储式会员店近期在北京东三环南磨房地区开业,这也是继盒马X会员店之后,又一家由本土零售企业所开设的仓储式会员店。

北京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绿色外墙让fudi显得更有“网红”的气质,卖场分为四层,一楼为销售区,三、四楼为停车场,均已开放营业。二楼餐厅、儿童娱乐区暂未开放。

fudi相关负责人介绍,一楼卖场面积有6800平方米,分为蔬菜区、水果区、海鲜区、熟食区、零食区等多个区域。SKU有2万多种,70%以上为生鲜品类。其中,自有品牌商品占比达到了25%。不少生鲜产品都是从产地直采,当天到货当天销售。同时,fudi还开通了线上小程序,提供上门配送服务。

据了解,fudi由一家北京本土零售企业经营,属于北京尧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旗下还同时经营着十余家“菜鲜果美”精品社区超市。

对于此次开设会员店,fudi会员店联合创始人王兴海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一方面能将毛利降低,另一方面通过既有的生鲜供应链资源,降低商品成本”。他表示,fudi经营理念是把批发市场搬到消费者身边,把毛利率控制在10%以内,生鲜产品比市面其他超市便宜20%。

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认为,从精品生鲜超市跨越到仓储会员店模式,这也意味着菜鲜果美从前端的顾客定位到后端的供应链都会发生转型。尤其是商品的规划和供应链的管理和建设。

零售老兵首战会员店

北京商报记者在现场了解到,fudi的付费会员模式与山姆如出一辙。fudi的会员年费分为两个等级,一种为365元/年,一种为680元/年,会员还将分别获得相应等级的增值服务,包括洗牙、洗车等。未来线上商城也将开放,提供上门配送服务。

尽管是新玩家,但fudi并未放低姿态,会费比山姆、Costco、盒马等会员商店都要高。不过,仍然吸引了不少消费者入会。据介绍,开业第三天,会员注册数量已经超过4万。王兴海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今年年内还将再新开两家会员店,但位置暂时还未确定。此外,计划在3年内开设20家门店。

企业通过付费制会员的模式锁定消费者忠诚度,但同时也需要为会员提供优质的商品和独家会员权益。这也对企业的产品竞争度和供应链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便是山姆、Costco这类成熟的外资会员店也在不断完善供应链体系。去年开出首家门店的盒马X会员店背靠阿里体系才有初步市场效应。与前者对比可见,尽管此前有过一定的零售经验,但在会员制的赛道上,fudi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零售专家胡春才看来,付费制会员商店比普通超市、精品超市经营难度要大得多。包括商品竞争力和供应链能力以及商品开发能力。“普通超市只是从供应商拿到商品销售即可,而付费制会员模式的超市则需要研究、开发商品。”同时,根据对会员的分析,再向供应商提需求,最后还要获得会员认可才能算一件成功的商品。

进入快速成长期

“作为会员制业态,企业并不靠商品盈利,利润来源主要是会员费。”胡春才继续解释,会员制商店只有不断优化商品和服务,才能触达更多潜在目标客群。但是,坚持付费会员制零售很不容易,不仅要与会员建立密切的联系,了解会员的需求,更重要的是要能够预判消费者未来所需。“如果会员续费率降低,对企业来说将是很大的打击。”

文志宏则认为,会员制超市最大的核心在于商品的管理。应该从市场、从会员的需求出发去做品类的规划和设计,“会员制超市非常考验零售管理的基本功”。同时,在此基础上,往往要开发自有品牌,形成独有的有竞争力的供应链体系。这样才能在商品上形成差异化以及价格上的竞争优势。

会员制商店在国外是一种很成熟的经营模式。山姆最先带到中国市场,但初期并没有得到国内消费者的认可。期间有不少超市企业争相效仿,但纷纷以失败告终。不过,在消费升级和消费群体更替的背景下,国内市场日趋成熟,消费者对付费会员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付费会员制零售进入成长期。

除了山姆、Costco在加速开店之外,盒马X会员店也正在加快追赶的脚步。去年10月盒马X会员店在上海开出首家门店,盒马X会员店北京首店也将于6月开业。与此同时,国内多家商超也有意推广付费制会员店。

胡春才强调,随着国内消费的升级,消费者对高品质的商品诉求越来越明显。不少企业都在推广付费会员模式。不过,在国内的发展处于初级阶段,想要大量推广仍面临许多挑战。(赵述评 赵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