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增长疲软上半年预亏 香飘飘8.6亿可转债流产

  • 来源:长江商报
  • 时间:2021-06-28 15:54:05

曾号称“一年卖出12亿杯,可绕地球4圈”的香飘飘(603711.SH)究竟还能绕地球几圈?

事实是,香飘飘早已不香了。长江商报记者发现,6月25日,香飘飘股价收报17.43元/股,较2019年8月5日的38.40元/股早已腰斩。

今年6月18日晚间,香飘飘公告称,公司可转换公司债券批复到期失效,借此募资8.6亿元计划流产。

股价“跌跌不休”、可转债募资计划流产,是香飘飘经营状况的真实反映。近三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维持在3亿元级。

此外,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一直以来,香飘飘热衷投资理财及营销。2020年,其理财收益达0.19亿元,营销费用3.48亿元,而研发投入只有0.23亿元。

香飘飘主营冲泡奶茶,去年将即饮奶茶列为第二增长曲线。在现制奶茶遍地、外卖半小时送到手的背景下,香飘飘的竞争力在哪儿?

股价跌跌不休债券无奈流产

筹划两年多的可转债募资,香飘飘最终无奈选择放弃。

根据公告,因受资本市场环境、融资时机、募投项目、行业情况等综合因素影响,香飘飘未能在证监会核准发行期限内完成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事宜,本次公开发行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方案的批复和决议有效期已到期自动失效。

香飘飘公告称,终止本次发行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未来,公司将根据项目的推进进度及资金需求状况,统筹安排公司融资计划。

本次可转换公司债券筹划始于2019年4月,当月19日晚间,公司披露的预案显示,拟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募资不超过8.70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投资于成都年产28万吨无菌灌装液体奶茶项目、天津年产11.2万吨无菌灌装液体奶茶项目。

公司称,项目建成投产后,香飘飘液体奶茶产品结构进一步丰富,公司“固体杯装奶茶+液体奶茶”业务布局更加完善,有助于减小公司业绩季节性波动,显著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

2019年12月,香飘飘的可转债发行申请获得证监会核准。然而,一再延期,最终,可转债募资还是夭折。

香飘飘的可转债募资为何会胎死腹中?

分析人士称,这可能与股价跌跌不休有关。

截至今年6月25日,香飘飘股价为17.43元/股,较2019年8月5日的历史高点38.40元/股下跌了54.61%,也较去年6月8日的33.50元/股下跌了47.97%,基本上腰斩。

香飘飘放弃发行可转债,主要原因可能就是与股价跌幅较大有关。2019年8月,股价达到38元/股左右,如今不到一半,此前设计的转股价格与股价倒挂。那么,预计投资人购买其债务的意愿不强,公司可能会面临发债失败风险。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干脆放弃发行可转债。

值得一提的是,影响股价及发行可转债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公司部分税则问题正在接受相关部门调查。

今年4月29日,香飘飘公告表示,公司因以往年度部分进口材料适用税则问题受到相关部门调查。公司尚未收到就上述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决定,公司已在2020年度计提了相应的成本费用5184.71万元。

香飘飘被相关部门调查,尚未有结论性意见或决定,这也影响到公司正常运营,以及二级市场上的股价。

业绩增长疲软上半年预亏

股价下跌与放弃发行债券,一定程度上是香飘飘基本面的综合反映。

香飘飘的基本面并不理想,发展甚至有些停滞。

2005年8月,香飘飘在浙江湖州成立,专注于杯装奶茶,很快成长为行业龙头,国内市场占有率一度接近60%。

2011年,香飘飘启动A股IPO计划,2013年7月4日接受浙江证监局的上市辅导,但当年IPO暂停,期间,曾因与保荐人产生纠纷而更换保荐券商,直到2015年11月,香飘飘才现身证监会预披露名单中。

2015年,其IPO也未能如愿。

2017年,香飘飘第三次IPO,终于如愿以偿登陆A股市场。

香飘飘曾披露骄人业绩——“一年卖出12亿杯,可绕地球4圈”。2016年,上市前一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90亿元、净利润2.6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2.44%、30.48%。

然而,上市之后,疲态就显露出现。2017年,上市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40亿元,同比增长10.49%,净利润2.68亿元,同比仅微增0.63%。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51亿元、39.78亿元、37.61亿元,同比变动23.13%、22.36%、-5.46%。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15亿元、3.47亿元、3.58亿元,同比变动17.53%、10.39%、3.15%,增幅逐年放缓。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82亿元、3.07亿元、3.01亿元,同比变动16.37%、8.80%、-1.75%。

2016年至2020年,公司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11.14%、10.14%、9.68%、8.73%、9.53%,整体上呈下滑趋势。

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91亿元、净利润0.0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60.67%、103.48%,扣非净利润-0.11亿元,同比增长87.41%。

看上去,今年一季度的业绩高速增长,但同比的基数是去年疫情期间的业绩,基数偏低。实际上,今年一季度的经营业绩远不及2019年同期。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37亿元、净利润0.5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8.26%、83.61%。

在今年一季度报告中,香飘飘称,目前,公司收入结构中,传统冲泡产品仍占有大部分比重,二季度为传统冲泡产品季,冲泡产品销售具有较明显的季节性波动,会对公司当季度的营收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公司将继续加快即饮产品第二增长曲线的培育,特别是围绕MECO果汁茶,对标现调茶饮店水果茶进行品牌及产品的消费者心智培育。因此,公司将在第二季度加大对即饮产品的品牌传播及销售推广的资源及费用投放力度。预计今年上半年会有一定程度的亏损。

热衷营销与理财

经营未能有效突破,香飘飘似乎也没有全身心推动主营业务发展。

主业做奶茶、辅业搞理财,香飘飘的优势正在逐渐丧失。

根据招股书,早在2014年,香飘飘就开始投资理财,2015年,其收益率接近6%。2018年至2020年,公司因为投资理财的净收益分别为0.13亿元、0.16亿元、0.19亿元,逐年增长。2020年底,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余额为8.59亿元。

在主业奶茶方面,香飘飘十分注重营销。2016年至2020年,公司投入的销售费用分别为6.76亿元、6.17亿元、8亿元、9.67亿元、7.14亿元,其中,营销费(含广告费、市场推广费)分别为4.19亿元、3.10亿元、3.97亿元、5亿元、3.48亿元。

毫无疑问,巨额营销费用吞噬了不少利润。实际上,2016年以来,公司营销费用均超过当期净利润。

与营销方面大手大脚花钱相对应的是,香飘飘在研发方面却有点舍不得。

2016年至2020年,公司的研发投入分别为0.06亿元、0.14亿元、0.09亿元、0.31亿元、0.23亿元,2019年出现较大幅度增长,但2020年明显压缩。

这五年,公司投入的营销费用分别是研发投入的69.83倍、22.14倍、44.11倍、16.13倍、15.13倍。2020年,可能是受疫情影响,营销费用有所减少,但当年的营销费用仍然是研发投入的15倍多。

如今,奶茶市场已经发生巨变,喜茶、奈雪的茶异军突起,借助外卖模式,现制茶已经成为新茶的代名词,备受市场青睐。

奈雪的茶已经在港股上市,喜茶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600亿元。借助资本的力量,奈雪的茶、喜茶等新生代将迅速开疆拓土,占领市场。

分析人士称,新茶饮诞生多年,为何如今才成为香飘飘的最大威胁?原因在于外卖模式的迅速崛起,手机下单、外卖半小时送到手,想要什么口味就点什么口味,这一便利性优势可能打败香飘飘。

与之相比,香飘飘的冲泡奶茶,经营模式较为单一,运营机制陈旧,不具有便利性,且研发投入不足,产品的优势也不十分明显。(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