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轮融资后寻求上市 洋码头求变背后难掩焦虑

  • 来源:蓝鲸TMT
  • 时间:2021-06-16 15:54:50

5月28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披露信息,洋码头因违反《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的行为,被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责令限期改正;紧接着,6月9日,“上海发布”公众号通报75款侵害用户权益行为且未完成整改的APP,洋码头在名单之列。

不久前,洋码头CEO曾碧波向媒体确认,洋码头已启动拆红筹架构,加快国内上市布局。一面是上市步伐的迈进,一面是负面消息的频发,洋码头IPO能否安然若素?

因违法被行政处罚,又被通信管理局点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第三十八条内容显示: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洋码头平台经营者刘世龙在2015年5月18日申请以海外个人买手身份入驻时,用户名为“邻家姐姐淘日本”,但并没有日本新泻县清酒相关酒类销售,其在2017年3月,却开始上架销售日本新泻县清酒。

根据2011年4月8日,国家质量监督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从日本进口食品农产品检验检疫监管的公告》规定,自即日起禁止从日本新泻县等都县进口食品、食用农产品及饲料,且该公告现行有效。

2020年7月30日,检察机关对当事人进行调查取证,刘世龙“邻家姐姐淘日本”店铺当天立即删除商品链接,停止在洋码头平台销售相关商品,并将“新泻”录入敏感词库。同年9月25日当事人对网站进行排查时再次发现刘世龙发布链接又将上述日本新泻县清酒商品私自上架。

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于2020年10月19日对当事人开展调查, “邻家姐姐淘日本”店铺对销售的日本新泻县清酒作出删除商品链接处理,洋码头已无日本新泻县清酒商品。

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蓝鲸TMT采访时表示,这种管理上的问题本质上并不是多难的事情。但平台一而再,再而三地纵容这种行为跟行业处罚力度不大有关。另一方面,企业为了业绩想方设法去突破的逐利之心也是问题。

“责令5日内改正”后的洋码头,在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内,于6月9日收到了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关于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的通报批评,涉及版本6.8.48。通报显示,应在6月16日前落实整改工作。逾期不整改的,市通信管理局将依法依规组织开展处置工作。

江苏省通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曾表示,私自、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频繁申请、过度索取权限,账号注销难等是当前APP存在的主要问题。

仅在6月8日工信部发布的《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2021年第5批,总第14批)》中,就有291款APP存在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超范围收集个人信息、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等侵害用户权益的行为。

没能逃过APP通病的洋码头,在买手管理不到位的背后还存在涉嫌售假的顽疾。

涉嫌售假、退款难寻屡被投诉,求变背后难掩焦虑

“之前店家一直承诺保证正品,当我收到货时,发现包包做工粗糙,去平台鉴别说是假货。”

肖晓雨(化名)5月17日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表示,其第一次在洋码头买东西,看到一家日本海淘店有4万多粉丝,就买了一个小ck的包包。收到货后,货品质量不好,在鉴定平台测为假货后,她跟卖家协商退款。据其描述,第一次店家拒绝了退款申请不让退,第二次才同意。

肖晓雨表示,同意退款后,店家误导她填写售后原因是协商一致,要求其把货物退回去,并指出商品有瑕疵正常。对此,肖晓雨质疑道:“既然你们认定卖的是正品,遇到我这种挑刺的客户还要同意我退货?明明写的不支持7天无理由,有质量问题才可以退,你们这不是心虚吗?”

洋码头客服联系她让平台帮鉴别后,并没有得到相应回复,肖晓雨表示店家现在直接把商品下架了。记者以“链条包”和“包”为关键词在涉事店铺搜索,并未发现肖晓雨买的同款小ck包。

投诉当天,洋码头已安排相关人员受理,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该条投诉已完成。类似投诉不在少数,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以“洋码头”为关键词搜索,其出现2068条相关结果。其中,以“洋码头假货”为关键词搜索,出现514条相关结果;以“洋码头退款”为关键词搜索,出现673条相关结果。

“从目前的情况看,媒体的曝光、舆论的谴责其实是最重要的”,在张毅看来,针对售假问题,当下环境相关的法律法规严管尺度会加强,消费者的选择也会倒逼平台对监管加大力度。

3月17日,洋码头宣布上线奢品官方直营业务,并签约优质买手,与其深度绑定。洋码头方面强调,平台会要求先对奢品直营的商品进行鉴别再发货,洋码头自有的鉴别团队通过与中检等国内外权威鉴别机构协作,多重验证确认正品,一般48小时内可完成鉴别并寄出。

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从2017年至2019年,原本排名行业第五的洋码头,市场份额从5.9%跌到了1.5%。

2018年8月,洋码头通过场景驱动开启海淘直播。2019年4月,洋码头又与直播红人东北酱达成合作,平台当时的直播业务收入翻了一倍多,同年下半年,洋码头实现全面盈利。

“在2019年下半年,洋码头借助海淘直播与短视频营销,公司实现盈利。” 洋码头CEO曾碧波去年1月曾对界面表示,接下来3年每年的利润不超过1000万,但还是要有目标,让自己做的更优秀一点,但不能亏钱是底线。

言语之中难掩焦虑与不安。

七轮融资后寻求上市,洋码头仍面临内外挑战

5月23日,北京商报记者从洋码头获悉,对于部分媒体爆料“已启动拆红筹架构,加快国内上市布局”一事,洋码头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基本属实。

实际上,今年4月,洋码头就在上市方面做出计划。4月27日,耀世星辉发布消息称,耀世星辉和洋码头境外实益权益主体YMT HOLDING LIMITED签署了合并意向书。耀世星辉拟以发行限制股份的方式收购洋码头100%的股权,届时,洋码头将成为耀世星辉全资子公司。

洋码头方面则发布声明表示,其确实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耀世星辉新文娱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有过资本合作意向的接触和洽谈,也签署了双方合并意向书,但目前诸多细节尚停留在初步探讨阶段。

张毅认为,洋码头寻求上市很重要的原因是资本的推出和投资者价值的回报。

天眼查显示,自2011年以来,洋码头目前已经历过7轮数亿美元的融资。今年3月9日,其刚刚完成数亿元D+轮融资,投资方为盛世投资。上一轮融资则是在2020年1月,获得来自新浪微博的数亿元D轮融资。

多轮融资后的洋码头面临资本收割的时刻,上市的选择也就不难理解了。同时,如何扩张市场份额是洋码头在疫情当下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2021中国跨界电商进口零售市场中,天猫国际和考拉海淘以26.7%和22.4%的市场份额领先,京东国际、苏宁国际及唯品国际等市场份额均在10%以上,而洋码头则排名第六,市场份额仅有5.5%。

张毅指出,以往跨境电商的主力产品是食品,但在疫情当下,目前在食品安全方面消费者是存在担忧的。另一方面,出入境交流并不方便的,对于国内外双方而言,如何建立更好的供应链、物流仓储、配送等,都形成了巨大挑战,对跨境电商来说整个市场走势都不轻松。

记者查看洋码头App首页发现,服饰鞋履、箱包钟首和美妆个护放在突出位置,而食品保健则在频道页内靠下的位置。

5月26日,国内短视频电商数据分析平台飞瓜数据发布《2021年国货彩妆品牌营销推广趋势》报告显示,国货彩妆逐渐成为线上彩妆销售主力军,月均复合增长超15%。消费者对国货的认可度日益提高,越来越多国货彩妆品牌借助短视频等新社交媒介实现营销增长。

“随着国潮风兴起,中国老百姓对于海外产品不再迷信”,张毅指出,这次疫情之后,跨境电商平台尤其是进口方面,能否有一个持续的乐观态度,完全取决于平台方所做的努力。

至于上市本身,张毅持比较稳健的态度,他认为,“由于海外架构的企业上市与营收、利润等没什么关系”,因此只要洋码头想上市,便没有悬念。然而,上市后能否取得一个好成绩则是需要预判的。

上市并不是救命稻草,洋码头面临的内忧外患并不能使它高枕无忧。

(王雅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