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管理能力弱盈利能力差 今年以来5家农商行评级遭下调

  • 来源:蓝鲸银行
  • 时间:2021-07-30 15:58:52

继日前环城农商行评级被下调后,又有三家农商行主体评级遭遇下调。

7月29日,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公布两则跟踪评级报告,对延边农商行和河南新郑农商行主体评级进行了下调。此外,联合资信对大连农商行评级也进行了下调。

据蓝鲸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有5家银行主体评级遭下调,且均为农商行。除了上述3家银行外,还包括吉林环城农商行山西榆次农商行两家。除此之外,今年以来,还有4家银行评级展望曾被调至“负面”,包括贵州花溪农商行、榆次农商行、广州农商行以及四川天府银行等在内。

北京地区一评级机构人士向蓝鲸财经指出,与大行相比,农商行自身风险管理能力较弱,抵御宏观环境冲击的能力较差。另外,近年来监管层对于银行资产质量、业务合规、非标风险等层面的监管处罚力度也在不断加大。

三家银行主体及相关债项评级均遭下调

评级报告显示,经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委员会审定,将延边农商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将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为稳定;将“17延边农商二级01”、“17延边农商二级02”和“17延边农商二级03”的信用等级由A+调降至A。

中诚信评级指出延边农商行七大关注点。一是在宏观经济下行及疫情影响下,逾期、关注和不良贷款持续增长;二是客户集中度高,房地产相关行业敞口较大,且瑕疵类贷款占比较高,未来信贷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依然较大;三是非标投资占比较高,单户金额较大且部分风险暴露,集合债变现能力较弱,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管控难度大。

四是息差持续收窄,盈利水平明显下滑,拨备计提有待提升,盈利增长和资本补充面临较大压力;五是业务品种较为单一,产品创新能力和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有待提高,业务和收入结构有待改善;六是发起设立村镇银行拉长管理半径,对该行风险管控能力和人才输出提出了更高要求;七是关联方授信和集团贷款集中度超限,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水平亟待提升。

在河南新郑农商行方面,中诚信国际将其主体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A-,维持评级展望为稳定;将“19新郑农商二级01”的信用等级由AA-调降至A+。

报告中指出,河南新郑农商行经营区域集中,客户集中度高,业务拓展及资产质量易受区域经济及单一客户经营情况变化影响;关联企业风险暴露导致不良贷款攀升,不良清收处置及贷款回收难度较大,资产质量面临持续下行压力,拨备覆盖率低于监管要求;息差持续收窄,拨备计提压力大,净利润大幅下滑,盈利能力显著弱化;产品和服务较为基础和单一,品牌影响力和核心竞争力有待提升;信贷投放集中度管理和关联贷款审查能力仍需提升,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能力有待加强。

同时,评级机构联合资信下调大连农商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下调“15大连农商二级”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并指出该行信贷资产质量尚有压力、拨备计提尚有差距,盈利能力偏弱,资本水平不足等问题。

今年来5家农商行评级遭降

据蓝鲸财经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有5家银行评级遭到下调,且均为农商行。此外,还有4家银行评级展望曾被调为“负面”,包括山西榆次农商行、贵州花溪农商行、广州农商行以及四川天府银行在内。

7月23日,评级机构联合通过对吉林环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及其相关债券的信用状况进行跟踪分析和评估,确定下调吉林环城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下调“16环城农商二级”信用等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

5月13日,中诚信国际发布评级报告指出,考虑到榆次农商行盈利能力大幅下滑且减值准备计提缺口仍然较大,资本已严重不足,中诚信国际决定将山西榆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由A+调降至A-,将“18榆次农商二级01”和“19榆次农商二级”的信用等级由A调降至BBB-,并将其主体及相关债项的信用等级列入可能降级的观察名单。

除了评级被下调的银行之外,今年以来,还有评级机构将4家银行的评级展望由“稳定”调至“负面”,包括榆次农商行、花溪农商行、广州农商行以及四川天府银行在内。不过,7月29日,中诚信国际对广州农商行作出最新跟踪评级,将其主体评级展望由“负面”再次调整为“稳定”。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评级被调降或评级展望被调整为负面的银行主要为农商行类型,且被关注的问题中几乎都包含资产质量下滑、盈利能力减弱、资本水平严重不足等。

北京某评级机构人士向蓝鲸财经指出,一方面还是受宏观经济面、疫情影响,实体经济受到冲击,农商行的客户资质和抵御宏观环境冲击的能力较差;另外,农商行自身风险管理的能力也无法跟大行相比,造成中小行尤其是农商行的资产质量出现下滑甚至恶化,风险敞口暴露,违约率提高,资产计提压力大,甚至面临一定的流动性压力。

“另一方面,包商银行事件造成了银行业的洗牌,冲击了市场对于农商行的信心。此外,近年来监管层加强对于银行资产质量、业务合规、非标风险等层面的监管处罚力度也对农商行有所影响。”上述人士补充道。(占健宇)